凡人(阿波罗)

摄影师武林:

冰雪奇缘,并不远!

冬季的新疆,空气新鲜,静谧异常,只有被白雪覆连绵不绝的群山,宁静神秘的喀纳斯湖!看水中的冰雪交织,冰雪奇缘!在这里,你能安静的拍摄!

在静静地流淌,被白雪覆盖的石头,近处被白雪覆盖的石头,远处雪山,勾勒出一副冬季冰雪世界!

在这里,你有拍摄不完冰雪世界里的山峦、湖水、森林,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荒野“猎人”,在雪源中探寻摄影圣地,水中的雪蘑菇,一朵一朵。

 

在晨雾中,去自然探索,去寻找秘境中的那一缕阳光。

 

冬季,原始森林都被白雪披上了银色的外衣,当光线慢慢的移动,我们才感觉自己进入了温暖的冰雪海洋。 冬季的特殊严寒,能让我们看到冷暖的结合,森林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的晕染开来。马儿在天然的秘境中,进行着体力的补充,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拥有广袤的空间的同时,还能拥有局部美的细节,这就是新疆,新疆的冬天,当树枝被阳光照亮,竟然有了一丝秋韵的蔓延。 在喀纳斯的冬季,很容易遇见雪中的狐狸,稍纵即逝,大家使用手中的70-200mm就可以拍摄特写,这也说明我们对环境好的日益重视,生态环境在慢慢的还原。

喀纳斯地区像极了北欧世界,一切是那么的神奇!一场雪,一场雾,就改变了世界。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在喀纳斯随处可见,我们认为极其艰苦的环境,对于动物来说,确实天堂般的存在。

原始村落,属于你的寂静!这里宁静致远,异常宁静!禾木村被白雪覆盖,景色相当的寂静。在日出时,欣赏朝阳下的图瓦村落。在这里,你不想走,因为景色原始,因为一切安静的就像是童话。 夜幕降临,木屋在微黄的灯光照射下,在寒冷的冬季出现一丝丝暖意。  夜幕穹顶星空下的禾木村,少了一份柔情,多了一份神秘,忍受着寒冷的侵袭,一切都为了更好的拍摄,当流星划过夜色,我有一个愿望。  雪,无处不在!喀纳斯的雪,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穿过叶尼赛河边的森林、越过巴尔喀什湖畔的草原,轻易地跨过人类定义的国境线,只需要一步,就来到了喀纳斯,为喀纳斯的森林铺下了厚厚的纯白的如梦幻童话般的雪。  凇,树的新衣!雾凇,冰雪在喀纳斯凝固了一切,但是在原始的森林,你能看见新娘的外衣,凝固成为一条条晶莹剔透的雾凇,如梦似幻,阿勒泰壮美的群峰和森林草原。  路,远而奇特!越野的好处对于摄影而言,不仅是深入,还是一种探索,看新疆师傅在雪域自由穿行,舍我其谁。 夜幕,你只能安静的拍摄!夜幕下的星空,寂寥已久,等待孤独的你安静的拍摄,这里远离喧嚣,这里只剩下寂静,与你作伴的只有雪山、原始森林、雪蘑菇,低温下拍摄需要足够的抗寒能力和耐心。  俯瞰禾木村,这里有你心灵归宿!一间间木屋,在雪衣的覆盖之下,仿佛影视作品中的中土世界一般,雪松像是村落的守护神一般,常年的守护这片原始村落。神的自留地——禾木村,这里宁静致远,异常宁静!这里是图瓦人的家园。  来一场雪浴,雪就是这么深!一场雪覆盖了整个山坡,纵身一跳,自然能“身陷其中”,来一场赤裸裸的阳光“雪浴”,极其奢华,这是大自然的精心打造,这是人与自然的完美融合。

HistoricalPics:

爱德华·蒙克在画完了那幅著名的《呐喊》之后,1894年,又画了一幅类似背景的作品叫《焦躁》。

HistoricalPics:

那个“暗淡蓝点”
- 64亿公里外的地球照片,拍摄时间:1990年2月14日,摄影师:旅行者一号探测器

- 再来看一眼这个小点。就在这里。这就是家。这就是我们。在这个小点上,每一个你爱的人,每一个你认识的人,每一个你听说过的人,每一个人,无论他是谁,都曾经生活过。我们所有的快乐和挣扎,数以千万自傲的宗教信仰、思想体系观念意识,以及经济学原理教义,每一个猎人或征服者,每一位勇士或是懦夫,每一个文明的缔造者或摧毁者,每一位君王或农夫,每一对陷入爱河的年轻伴侣,每一位为人父母者,所有充满希望的小孩,发明家或探险者,每一位灵魂导师,每一个腐败的政客,每一个所谓的‘超级巨星’,每一个所谓的‘最伟大领袖’,每一位我们人类史上的圣人或是罪人……我们的一切一切,全部都存在于这样一粒悬浮在一束阳光中的尘埃上。

地球,只是浩瀚宇宙竞技场上一个小小的舞台。想那鲜血流淌成的河流,仍由那些帝王将相挥洒。所以他们的胜利与荣耀,可以让他们成为这样一颗小小点的某一区间上,瞬间而逝的主人。想想有些永无止境的残暴,竟然就发生在这个小点上某个角落里的一群人、与几乎分不出任何区别的同样这一个小点上的另一个角落的另一群人之间。他们之间的误解能有多频繁,他们之间想灭掉对方的愿望能有多迫切,他们之间互相的仇恨能有多炙烈。

我们的故作深沉,我们想象出来的自我重要性,我们以为自己在宇宙里有什么特权的错觉,一直被这颗发着微弱蓝光的小点挑战着。我们的这颗星球,是一粒孤孤单单的微尘,被包裹在宇宙浩瀚的黑暗中。在我们有限的认知里,在这一片浩瀚之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救助会从别处而来帮助我们救赎自己。
地球,目前是我们唯一所知有生命居住的世界。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至少在不远的未来,可供我们这一物种移民。去看看,可以。常驻,不可能。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目前为止只有地球是我们的立足之地。

一直说天文学是一门谦卑的、同时也是塑造性情的学问。没有什么能比从遥远太空拍摄到的我们微小世界的这张照片,更能展示人类的自负有多愚蠢。于我而言,这也是在提醒我们,我们的责任:互相间更加和善的对待彼此、维护和珍惜这颗暗蓝色的小点--这个我们目前所知唯一共同的家园。
—— 卡尔·萨根

阿剑:

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买到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槽头扣了骡和马,叹无官职被人欺。县丞主薄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作了皇帝求仙术,更为长生觅天梯。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梦西!

生活,是件很严肃的事儿

阿剑:




一段路,
走了很久,
依然看不到希望,
那就改变方向。

一件事,
想了很久,
依然纠结于心,
那就选择放下。

一些人,
交了很久,
却感觉不到真诚,
那就选择离开。

一种活法,
坚持了很久,
依然感觉不到快乐,
那就选择改变。